籽玉

来生我愿做一棵树 如果有来生,要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,没有悲欢的姿势。一半在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,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,不依靠,不寻找。
岁月静好,现世安稳!
如果有来生,我愿做一棵树,站成永恒。在万物苏醒时,睁开朦胧的双眼,看初升的太阳;在晴空万丈时,舒展柔软的腰肢,嗅淡淡的花香; 在夜幕降临时,舒缓疲惫的身躯,听微微的风声;在夜阑人静时,寻找静谧的角落,赏午夜的星空。当我还是一棵树苗时,我渴望成长,当我渐渐茁壮成长时,我充满希望,当我长成参天大树时,我感激生命。无论初夏秋冬,无论雪雨风霜,我都勇敢地站在那里,一如既往的站在那里,以一种永恒的姿态。没有畏惧,没有退缩。
如果有来生,我愿做一棵树,没有悲欢的姿势。三月的春光里,有我暖洋洋的笑容;七月的夏风里,有我淋漓的汗水;十月的秋雨里,有我飒爽的身姿;十二月的冰雪里,有我驻足的痕迹。虽然季节不曾为我赶路,但我依然很有耐心,迎接每一个黑夜与黎明,不与命运追逐。我只是一棵树,永恒的站在那里,在风中傲立,在雨中驻足,不悲不喜,无欲无求。寒冬时品雪,阳春则赏青,看尽花开花落,云卷云舒,淡泊、无畏,没有任何思想,没有悲伤,也没有欢喜。我只想做一棵树,看世间百态,看人情冷暖,没有忧愁,也没有烦恼。看尽世间繁华,我却在那里不悲不喜,不骄不躁。
如果有来生,我愿做一棵树,一半在土里安详,一半在风里飞扬。或许我是一棵长在沙漠里的胡杨,任他狂风大作,飞沙走石,我却深深地扎根在那里,千百年来屹立不变。汲取着沙土里的丝丝养分,在土里安详。或许我是一棵长在城市里的梧桐,历经岁月的沧桑,看喧嚣的城市车水马龙,看路过的行人匆匆行走,我依然不屈不挠,安详的站在那里,为城市添加一份古朴。或许我是一棵长在乡间小路上的不知名的小树,闲暇时光抬头看看唱歌的小鸟,低头看看漂亮的花草,偶尔遇见路过的行人,我就那样悠闲地在风中飞扬。又或许我只是一棵长在农家小院里的古槐,小院的孩子们围着我嬉戏,累了就坐下歇息,时不时的就能听到孩子们欢快的笑声,这笑声就像音乐,我忍不住迎着风翩翩起舞。
如果有来生,我愿做一棵树,一半洒落阴凉,一半沐浴阳光。撑起一片蓝天,护卫一片土地,长成一棵栋梁,奉献一生绿意。烈日骄阳下,急于奔走的人,会想猎犬一样飞奔过来,吸一口浓阴,伸出手拖住阳光,看指缝间漏下的丝丝碎光。盛夏的夜晚,虽然微风阵阵,却难挡袭来的阵阵热浪,人们会自然而然的围坐在我身边闲聊,纳凉。枝繁叶茂的我给人们带去了阵阵阴凉,而自己则在阳光的洗礼下更加茂盛。洒落在阴凉土地里的脚,随着时间的推移到处蔓延,沐浴在阳光中的身子也越来越茂盛。